中本聰知道我是誰

電腦通訊 9547 118 2018-10-06

作者 | 李曉蕾

編輯 | 楊舒芳

市值暴跌之中,幣圈的大多數投資者都在“裝死”。

這里像一個賭博場,賺了的人想翻倍,虧了的人想回本。被套牢的人都有一個共同點,總認為自己是下一個幸運兒,能實現一本萬利,但這樣的個例少之又少。

有人佛系持幣,認為“與其提幣虧損,不如一旁晾著”;有人深入行業,卻絕不碰幣,“看多了暴漲暴跌,反而不相信了”;有人相信技術,遠離炒幣,更多人則是聽著財富自由的神話,卻在里面失去讓自己自由的財富。

我卸載了全部軟件,開始佛系持幣

小莫  22歲 男

距離我卸載掉所有關于幣的APP,已經4個多月了。

我一朋友是跑經濟口的記者,那陣區塊鏈特別火,他被安排去跟這個題,跟著跟著他就開始自己買幣,我一聽覺得還挺靠譜,就跟著他也投了一點。當時EOS特別火,要命的是,我買入的時候好死不死是它價格的最高峰,這會兒就剩不到三分之一了。

其實這也就是去年上半年的事,我那會兒攢了一點錢,本來是想炒股的,不過沒人帶我,我一直在門檻邊緣徘徊。所以朋友一跟我說炒幣,我就答應了。之前這東西我多多少少也了解過,不過就是懂得不深。當時行情還算理想,我們都覺得有做頭,就幾個人一起入坑了。

我當時還捎帶買點小爛幣,好多小的幣種一開始總是會一鳴驚人,事實證明,他們都挺爛的。我看了下,之前玩的很多幣,這會兒都已經下架了。

我還玩過一段時間迅雷玩客云,還找了幾個朋友的手機號一起,每天起來搶玩客云,買到就在閑魚倒賣,賺中間的差價,確實是小賺了一把。不過后期迅雷被深交所詢問之后,發行量增大,倒賣的利潤降了,我也就把這個棄了。

現在仔細想想,技術就是技術,涉及錢還是別玩了。當時一起玩的人,現在沒有一個不虧錢的,那個跑經濟口的記者,不知道得寫多少稿才能把虧的錢掙回來。

實際上我就是一個小韭菜,很小很小的那種。投入很少,也沒能實現財富自由,也沒虧多少錢。在論壇里,賠幾萬、幾十萬的人數不勝數,我這種賠了幾千的根本不值一提。

我現在就是佛系持幣,之前投的暫時也不打算撤出來,現在出手就真賠了,只能扔著隨他去吧。

我在區塊鏈媒體工作,但我不炒幣

小然  22歲 女

實際上,在我知道“比特幣”、“區塊鏈”這些詞之前,他們早已經歷了幾輪的變革。在不長的時間里,我看到了這些帶來的暴利、欺詐、暴跌,當然也能看到區塊鏈技術正真實地帶動行業產生變化。 

我不會理財,更沒有買過任何一種數字貨幣。但很多時候我都會有些動心,畢竟,我們長期能看到一些幣種的價格飛漲,利潤幾十、上百倍。

在EOS RAM(內存)還未被完全“暴露”時,我們就發現了有人在炒它。最后的結果是,比起初始價格,RAM的價格一度暴漲50多倍,想想還是有點可惜的。畢竟我們注意到它時,只是初始價格的五倍而已。

其實呢,親眼看到暴漲暴跌之后,反正更不容易相信。幣價這東西還挺玄乎的,尤其是看到很多人在這場下注中失利,損失上萬的人不計其數時,感覺這個東西就是這樣吧,很難說誰才會是幸運兒。

我意識到這東西完全火了,是看到傳銷都開始套用區塊鏈概念。看到一些信徒傳播所謂的信仰,慫恿別人入坑的過程覺得還挺好笑的。實際上稍微動動手,在神奇的互聯網上查詢一下,大概就都能發現那些是騙局。

不過利益驅動下,高薪拉新,數倍收入,無數人都是這樣掉進坑里的。這些人想從坑里爬出來,就得讓更多人入坑,這幾乎是一個死循環。我看到年紀20出頭的年輕人,到處宣揚傳銷大頭的“名言”,恨不得將這些話印在自己的額頭上。謊言被拆穿時,他們還能自動過濾,這種倔強也是挺難得的。其實,有的人也未必不知道自己正處于騙局之中,只是他們更愿意選擇牟利罷了。

這個行業的的確是亂象橫生的。有些傳銷組織、詐騙組織還會成立自己的自媒體,為自己進行宣傳,不少人無法辨別、很容易被騙。“專訪”、“特稿”、“深度”,這些詞頻繁的出現在一些所謂的區塊鏈媒體中。但實際上,他們根本還未分清他們的區別與特點,內容也讓人啼笑皆非。

我覺得中本聰應該很無奈,他應該也沒有料想到,一串比特幣代碼開啟了這樣一個魔幻的世界。

尤其是現在,啥都想給自己貼個“區塊鏈”的標簽,搞得區塊鏈名聲也不是很好。有一些長輩苦心勸說我,區塊鏈只是泡沫,希望我回到原本的領域。

但我并不苛求它能讓我財富自由,畢竟曾經打著區塊鏈讓人財富自由口號的李笑來都宣布轉行了。實際從這里,我看到了未來世界更多的可能性,當然,其中也有很多人性至暗。

我喜歡問采訪對象兩個問題,你炒幣嗎?你覺得中本聰存在嗎?一個研究員偷偷回答我,他買幣,但他只相信技術;中本聰的消失是比特幣去中心化的一部分。這個研究員更相信的是,區塊鏈會顛覆未來世界,在他的構想中,那里沒有信任危機,一切都公開、不可篡改、被紀錄。

中本聰知道我是誰     

老管  保密  男

我更多的活躍在一個交易所社群里。炒幣的人,啥后果的我都見過了。

我算是中國比較早的一批數字貨幣投資者,從最早的門頭溝、比特幣中國、比特兒開始,到現在火幣、OKCoin、FCoin,我統統都玩過。

我比較活躍的這個交易所還沒上線之前,我就看到了相關報道,當時剛好在做數據研究分析,結論就是平臺幣表現是最好的。我從幾毛開始建倉,當時那個交易所的電報群才1000多人,創始人半夜三更還出來跟投資者互動,當時印象還蠻好。

后來一來二去,我就變成了這里的KOL,注冊了公眾號,一開始就發發公告啥的,后來他們路子越來越看不懂,我就從鐵粉變成了路人。不過總有老母親一般恨鐵不成鋼的感覺,有人造謠、或者他們做一些讓人難以理解的決定時,我又忍不住出來說幾句。

因為這個公眾號,我也被很多噴子找過來,感覺他們心理是動物狀態,上來就亂罵,很莫名其妙。其實呢,我就是業余時間順帶玩一玩,也不會消耗太多精力。區塊鏈行業太新了,我特別投入的原因就是我覺得,我可以跟著它的軌跡成長。

進入這個幣圈的人,基本都是希望有回報的,我也不例外。我老說,投資者要為自己的價值判斷負責,投資人就是求利,合于利則動,不合于利則止。

幣圈坑太多了,了解得多,避免掉坑的概率就低。這么長時間來,我看到的大部分的人都在虧,能賺到錢的太少了。我有一些大戶群,最后變成了“被套牢的大戶群”,很多人到最后基本都沒脾氣了。

區塊鏈行業還在早期中,想投資的人就必須要有風險意識。很多人就是沒有做好可能會歸零的準備,把心態玩壞了。幣圈風險太大了,我見過無數悲慘的例子,最慘的就是家破人亡,虧損幾十萬、幾百萬、幾千萬的很多。我還認識一個大學生,虧了跑到國外去躲債,心態崩了自殺的也有。很多人把幣圈當成了賭博場,賭性太重肯定沒有好結果。

實際上,做什么投資都是,要不粉不黑,粉和黑都會讓人判斷錯誤。現在比較有意思的是,老鐵虧死,老黑賺死,這個地方的禁忌就是盲目信仰。

我從不拉朋友入局,虧損的可能太大,沒辦法跟人家解釋。說來還挺有意思的,區塊鏈致力于解決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問題,但在社群中,我從來不愿意公開我的職業、年齡之類的私人信息。有人問我的時候,我就會回答,你可以去問中本聰,他知道。



日本黄色-日本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