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公司

保險受益權

保險術語 9547 171

保險受益權(Insurance Beneficiary Right)

目錄

  • 1 什麼是保險受益權
  • 2 保險受益權的性質[1]
  • 3 保險受益權的法律性質[2]
  • 4 保險受益權的範圍界定[2]
  • 5 保險受益權的產生
  • 6 保險受益權的主體
  • 7 保險受益權的取得[1]
  • 8 保險受益權的變更[1]
  • 9 保險受益權的喪失[1]
  • 10 參考文獻

什麼是保險受益權

  保險受益權,又稱保險金受領權,有廣義、中義和狹義三種不同的涵義。廣義上的保險受益權不僅存在於人身保險合同中,而且存在於財產保險合同中,泛指各種保險事故發生後請求和受領保險金的權利。中義上的保險受益權存在於人身保險合同中,是指各種人身保險事故發生後請求和受領保險金的權利。狹義上的保險受益權則僅存在於含有死亡保險因素的人身保險合同中,是指於被保險人死亡的保險事故發生後請求和受領身故保險金的權利。在保險理論與實務上,人們更多的是從狹義上使用保險受益權的概念。人身保險合同中被保險人請求和受領保險人給付生存保險金、殘疾保險金、疾病保險金、醫療費用保險金、收入保障保險金的權利,雖然廣義和中義上都屬於保險受益權,但因其系被保險人固有的權利,非由被保險人之外的人享有和行使,所以有別於狹義上的保險受益權,而被稱為被保險人的權利。

保險受益權的性質[1]

  保險受益權是指受益人基於保險合同對保險人具有的法律上請求保險賠償給付的權利。因此從本質上說,保險受益權乃債權請求權的一種,但其得喪變更之所以不同與一般的債權請求權主要是由其特殊的性質決定的。

  (一) 從實質上看來

  債權發生的原因主要有合同、締約上的過失、侵權行為、無因管理、不當得利。保險受益權就是一種基於合同而取得的債權請求權,但取得受益權的受益人並非該合同的當事人,合同的訂立也不是其意思表示的結果。根據民法的一般原理,保險受益人從實質上來說是第三人利益中的受益第三人。所謂第三人利益合同,是指當事人約定,一方向合同當事人以外的第三人為給付,第三人取得對義務人的直接請求權的合同。在該合同中,依約向第三人履行義務的合同當事人稱為約定人、約束人或踐約人,我們稱之為債務人;為第三人設定合同利益的當事人稱為債權人,我們依照我國合同法原理稱之為債權人。由此看來,該合同的當事人仍然是締結合同的債權人和債務人,而第三人只是基於雙方當事人的意思表示獲利,因而被稱為受益第三人。具體到保險合同中,投保人與保險人是締結合同的當事人,受益人是基於投保人的意思表示而享有保險受益權的,他並非合同的當事人,而是保險合同的關係人

,其地位相當於第三人利益合同中的受益第三人。所以,從實質上看來,保險受益人所享有的受益權是基於投保人而並非其自身的意思表示而享有的一種特殊的債權請求權,因而其得喪變更是不同與一般債權請求權的。

  (二) 從程式上看來

  保險受益權的特殊性會在程式上得以體現是因為其取得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保險事故的發生與否。一直以來,學者們大多將保險事故發生前的受益權的性質定位為期待權。 [i] 但筆者認為,在保險事故發生前,受益人所享有的受益權僅是一種單純的期待,而並非大多數學者如李玉泉、羊煥發、吳兆祥等所認同的受益權。

  所謂期待權,是指因具備取得權利的部分要件,受法律保護,且依社會經濟觀點,使之成為交易客體,特賦予權利性質的法律地位。而期待是指因具備取得權利部分要件而生的地位。 期待權和期待都具備取得權利的部分要件,那麼到底應該具備什麼樣的取得權利部分要件的地位,才構成期待權? 亦即單純的期待的地位和期待權的區別在哪裡? 王澤鑒先生認為區別有二,其一是這種取得權利部分要件的地位是否已受法律的保護;其二是此種取得權利部分要件的地位是否有賦予權利性質的必要。 由上所述期待權和期待的區別判斷標準,筆者認為對保險事故發生前受益權的性質可以分如下兩種不同的情況來加以分析。

  情況之一,投保人或者被保險人在指定受益人時保留處分權。這時,在保險事故發生前,受益人基於投保人或者被保險人的指定,雖然已具備取得保險金給付請求權的部分要件,對取得保險金給付請求權享有一種事實上的期待地位,被保險人和投保人可以隨時更改受益人,受益人的地位處於極不穩定的狀態,有可能隨時喪失受益權,故嚴格來說此時的受益人並不受法律上的保護,不滿足王澤鑒先生提供給我們的期待權的第一個判斷標準。既然其不受法律上的保護, 就更沒有必要使其成為法律上自由交易的客體。因此在這種情況下,受益人所享有的也僅僅是一種期待的地位而已。

  情況之二,投保人或者被保險人在指定受益人時就已聲明拋棄了處分權。這時,受益人的地位已經確定,只要保險事故發生,受益人尚生存且沒有喪失受益權,則該受益人可以確定的取得保險金給付請求權。受益人的受益權具備了取得權利的部分要件,並且由於投保人或者被保險人拋棄了其自由處分權,已指定的受益人不得再被投保人或者被保險人單方面變更,受益人對取得保險金給付請求權的期待受法律意義上的保護。符合王澤鑒先生提供給我們的期待權的第一個判斷標準。但是,受益人此時並不能對其取得的這種期待的地位進行任意轉讓

。因為如果沒有投保人或者被保險人的同意,或者保險合同沒有載明允許轉讓,就容許受益人將這種期待的地位轉讓給他人,無疑會增加保險事故中的道德風險。此時,受益人取得的這種期待的地位雖然受法律的保護,但是並沒有成為法律上可以自由交易的客體。綜合王澤鑒先生提供給我們判斷期待和期待權的兩條標準,我們可以看出受益人的地位在這種情況下並不滿足期待權的第二個標準,所以筆者認為,在投保人或者被保險人指定受益人時就已聲明拋棄處分權的情況下,保險事故發生前,受益

  人所享有的僅僅是一種期待的地位,而不是所謂的期待權。因此,從程式上看來,保險受益人所享有的受益權在保險事故發生前只是一種期待的地位,而在保險事故發生後便轉化成了一項綜合的權利,這種特性也決定了其得喪變更是不同與一般債權請求權的。

保險受益權的法律性質[2]

  對於保險受益權的權利性質,中國保險法律沒有明文規定,學術界對此的理論探討更是爭議不斷。大多數學者主張,在保險事故發生前受益人享有的受益權是期待權,在保險事故發生後,這種權利才轉變為現實的財產權,並且此項權利既可繼承又可轉讓;有的學者雖然承認受益權在保險事故發生前具有期待權的性質,但是認為保險事故發生後,受益權由於不能繼承而屬於身份權;有的學者認為在保險事故發生前受益人享有的是一種期待的地位而不是期待權,保險事故發生後,受益人由於取得保險金給付請求權而使受益權具有既得財產權的性質。可以看出,以上觀點的共性是學者們均考慮到保險合同的射悻性而對受益權進行了階段性的分析,分別對保險事故發生前後的受益權進行定性,只是他們對於受益權在不同階段的性質有不同的認識。保險受益權不能簡單的定性,依據學者們分階段考察的思路,筆者認為,在保險事故發生前,受益權是受益人的期待權或者期待利益

;在保險事故發生後,受益權是集財產權與非財產權於一體的混合權利。

  人身保險的受益人由被保險人或者投保人指定。在實踐中,由於人身保險合同存續期間某些情形發生變動,投保人或被保險人有可能希望變更他們所最初指定的保險受益人。基於意思自治原則,法律允許投保人或被保險人做這種變更,賦予他們對保險受益人的指定變更權。如果投保人或被保險人在指定受益人時沒有明示放棄指定變更權,那麼法律視為其保留變更權,投保人或被保險人可以不經過受益人的同意而任意變更受益人。在上述保留指定變更權的情況下,儘管被指定為保險受益人,但是該受益人的地位是不確定的,或者說是極其不安定的,只要投保人或被保險人行使了指定變更權,受益人的權利也就立即消亡了。所以,在保險事故發生前,如果投保人或被保險人繼續保留對受益人的指定變更權,受益人基於保險合同所享有的將僅僅是一種期待利益,這種利益可能隨時消失,無法形成法律上的權利。當然,是否保留指定變更權是投保人或被保險人的自由,如果他們在指定受益人時聲明放棄指定變更權,保險受益人的權利也就確定下來,未經受益人同意,投保人或被保險人不得單方面改變受益人。此時受益人的受益權即成為一種期待權,成為受法律保護的權利。

  保險合同是射悻合同,保險人是否需要支付保險金完全取決於保險合同項下的保險事故是否發生,受益人只有在保險事故發生後,才真正享有受益權的實質內容—— 請求給付保險金等債權請求。從理論上講,保險金請求權是一種以金錢上的利益為標的的權利,具有財產價值,所以保險受益權具有財產權性質。這種財產權性質體現在:受益人享有的受益權是一種既得的、確定的權利,包括投保人和被保險人在內的任何人不得侵害、剝奪受益人的受益權,只要不存在法律規定的喪失受益權的情形,受益人即可在保險事故發生後領取保險金;如果此時受益人死亡,受益人的繼承人可以繼承這種權利。但是,保險受益權並非僅僅以保險金請求權等財產權內容為限,在保險合同履行過程中,受益人還享有一定的知情權,例如瞭解合同當事人、關係人基本情況的權利,瞭解查閱與保險事故性質、原因、損失程度等有關證明和資料的權利,這種知悉保險合同履行情況的權利使保險受益權具有非財產權的性質。

保險受益權的範圍界定[2]

  (一)保險受益權的適用範圍

  保險受益權是存在於一切保險形態之中?還是僅存在於人身保險,或者死亡保險之中?從中國保險法律中找不到明確答案,理論界對此也尚無定論。有些學者認為保險受益權僅存在於人身保險中;也有學者認為財產保險中也存在受益權。筆者認為,保險受益權的適用範圍取決於保險受益人,因為保險受益權是受益人所享有的權利,哪些險種之中存在受益人,哪些險種便是保險受益權的適用範圍。

  我們先來考察一下各國法律對受益人的規定:美國保險法將受益人界定為“在被保險人死亡時,由保險單擁有人指定的接受保險金給付的人”;我國臺灣保險法規定,受益人是指被保險人或要保人約定享有賠償請求權之人;中國大陸《保險法》規定,受益人是指人身保險合同中由被保險人或者投保人指定的享有保險金請求權的人。依據以上規定可以得出,美國保險法對受益人採取狹義理解,僅將受益人規定於死亡保險中;中國臺灣保險法對受益人採取廣義理解,認為受益人均存在於財產保險和人身保險中;中國大陸保險法則將受益人規定於人身保險中。

  筆者認為,財產保險與一切人身保險中均應有在保險受益人。在被保險人與受益人不是同一人的情況下,受益人並非保險合同的當事人,他是投保人、被保險人所指定的、在保險事故發生時能夠請求保險金給付以及其他權利的權利人。依據民法原理,筆者可以這樣理解:受益人是保險合同的第三人,在保險金請求權方面,保險合同是為第三人(受益人)利益而訂立的合同。在財產保險中,投保人、被保險人以自己的財產設立保險,保險事故發生後,他們既可以領取保險合同上的利益—— 保險金請求權;也可以約定由第三人(受益人)領取此利益,對於這種不損害國家、社會、他人利益的私權處分行為,法律不應該干預,並且我們不能排除被保險人不幸在保險事故中同保險財產一起喪身的情況。

  依此原理,在健康保險、意外傷害保險等不以被保險人死亡為給付保險金條件的人身保險中,同樣可以存在受益人,只要被保險人意圖通過保險合同在自己身體健康遭受損失時給予受益人一份保障。

  (二)保險受益權的權利範圍

  學界普遍認為,保險受益權是指保險金的請求

  權。不同法系對此問題的觀點不同,大陸法系認為。除保險合同另有約定外,受益權以保險金的請求權為限,而保費返還請求權、保單現金價值返還請求權、利益分配請求權等,原則上應屬投保人所有,受益人不能取得。而英美法系認為受益權包括保險金請求權、保費返還請求權、保單質押權等保險合同上的一切權利

  不容置疑,保險金請求權是保險受益權的主要內容,是受益人利益的根本保障。保險事故發生,保險人應當依照保險法的規定或保險合同的約定,向受益人履行給付保險金的義務。保險人收到受益人的給付請求後,應當及時作出核定,如果保險人未及時履行賠償或給付保險金的義務,除支付保險金外,還應當賠償受益人因此而受到的損失。但是,在享有保險金請求權這一財產權外,受益人還應享有一定的知情權以保障保險金請求權的實現,如受益人應享有知道自己成為受益人的權利、知道自己喪失受益權的權利;瞭解保險合同當事人及其他關係人基本情況的權利;知道保險事故性質、發生原因、時間、地點等基本情況的權利等。

  對於受益人而言,保險合同是為第三人利益而訂立的合同,受益人不需要履行繳納保險費的義務就可取得受益權,但是受益人並非不承擔任何法律義務。為協助和促使各方當事人履行保險合同,受益人在行使受益權時,也必須履行一些法定的附隨義務。如保險事故發生時的通知義務,受益人知道保險事故發生後,有義務及時通知保險人,以防止損失的進一步擴大;再如,保險事故發生時的證明義務,保險事故發生後,受益人請求保險人給付保險金時,有義務提供他所能提供的與確認保險事故的性質、原因等有關的證明和資料,以便於保險人理賠。

保險受益權的產生

  理論界認為,受益人可以由指定、推定和法定而產生。中國《保險法》規定:“人身保險的受益人由被保險人或投保人指定”,這是受益人的指定產生方式。指定受益人屬於投保人或被保險人的單方民事法律行為,行使指定權的主體在指定時只需要通知受益人,而不需要徵得受益人的同意。需要註意的是,在這種受益人產生的方式中,為了保護被保險人的利益,投保人指定受益人時須經被保險人同意。⑿中國臺灣《保險法》規定,受益人有疑義時,推定要保人為自己利益而訂立,⒀這是受益人的推定產生方式,中國保險法律沒有確認受益人的推定產生方式。

  目前理論爭議較大的是受益人的法定產生,有些學者依據中國《保險法》第64條認為被保險人的法定繼承人為其法定受益人。⒁但是筆者認為,此條並不是關於法定受益人的規定,原因有二:(1)法定產生是指不需要當事人的約定而由法律直接規定而產生,第64條在語言上並沒有明確認定被保險人的繼承人就是其法定受益人。(2)依據法理,筆者對第64條作如下理解:如果被保險人死亡,並且無法確定保險合同的受益人時,保險金應當作為被保險人的遺產由其繼承人繼承,那麼保險金應當按照繼承法的有關規定分配。被保險人的繼承人受領保險金後,應當在受領限度內償還被保險人生前的債務,但是,保險合同的受益人在受領保險金後卻沒有此項義務。如果把被保險人的繼承人當然的認定為受益人,將會引起遺產分配時的糾紛,所以不能把兩者簡單的等同起來。鑒於現實中確實存在無法確定受益人的情況,筆者建議在保險法中增加關於法定繼承人的規定。

保險受益權的主體

  保險受益權的主體為保險受益人,是指由被保險人或者由投保人在保險合同中指定的,於保險事故發生時,享有保險金給付請求權的人。投保人,被保險人或者指定的其他第三人都可以是受益人。

  那麼,保險受益人制度是否僅適用於人身保險中呢?即在財產保險中可否適用受益人制度呢?

  一些學者認為保險受益人制度也可以在財產保險中適用。他們認為,在財產保險中,被保險人以自己的財產設立保險,並指定第三人為受益人,實質上是為第三人設定權利的行為,沒有損及他人的利益,應該在法律上得到允許[9].我國臺灣保險實務界以及法院通說均認為保險受益人制度可以在財產保險中適用。

  一些學者則認為在財產保險中不發生受益人問題,財產保險中的被保險人即是受益人[10].他們認為受益人制度應該只有在人身保險中才有用武之地。因為受益人是由投保人或者被保險人指定而享有保險金給付請求權的人。在財產保險中,被保險人因為保險事故的發生而受有財產上的損害,被保險人對於保險人即產生了保險金給付請求權。被保險人事先將該權利約定由第三人行使,只不過是一種債權讓與,並不需要另設保險受益人的制度。而在人身保險中以被保險人死亡為給付條件的情況下,因為以被保險人的死亡為保險事故的發生。當事故發生時,被保險人無法向保險人行使保險金給付請求權,故有必要特設保險受益人的制度。受益人在保險事故發生時原始取得保險金給付請求的權利,而並非繼受取得該權利。

  我國《保險法》第21條的規定也在立法上明確了受益人只存在於人身保險合同中。

  筆者認為保險受益人制度也可以在財產保險中適用。上述認為受益人制度只能在人身保險中適用的理由是不充分的:首先,債權讓與,是指不改變合同的內容,債權人通過與第三人訂立合同將債權的全部或部分移轉於第三人。[11] 債權讓與的效力之一就是債權由讓與人移轉給受讓人。 如果說在財產保險中,被保險人事先將保險金給付請求權約定由第三人行使是一種債權讓與的話,則由第三人取得保險金給付請求權,被保險人失去保險金給付請求權。而事實上,所謂被保險人,是在保險事故發生時,遭受損害,享有保險金給付請求權的人。即財產保險中的被保險人並不會因為指定了受益人而失去其固有的保險金給付請求權,此時,財產保險中的受益人,被保險人都享有保險金給付請求權,產生兩個主體享有保險金給付請求權的情況。當一方行使保險金給付請求權獲得滿足時,另一方的保險金給付請求權自動消滅。因此在財產保險中,被保險人事先將保險金給付請求權約定由第三人行使並不是一種債權讓與。顯然,以財產保險中,被保險人事先將保險金給付請求權約定由第三人行使,可以用債權讓與制度來加以調整,來否認受益人制度在財產保險中存在的可能性是沒有說服力的。

  其次,誠然在財產保險中,發生保險事故時,一般是只有財產遭受損失,而被保險人依然健在,不影響其行使保險金給付請求權,但是萬一被保險人不幸在保險事故中同保險財產一起喪身呢?那麼此時被保險人也無法向保險人行使保險金給付請求權,需要特設受益人制度來行使這個權利。因此不能說受益人制度在財產保險中沒有存在的必要。

  其實,投保人、被保險人指定第三人為受益人,實質是為第三人設定權利的行為,是投保人、被保險人處分自己的私權,沒有損及其他人的利益,立法上應該允許。因此,在財產保險合同中,如果被保險人以自己的財產設立保險,並指定第三人為受益人,並無什麼不妥。

保險受益權的取得[1]

  (一) 取得保險受益權的一般要求

  保險受益人在本質上是第三人利益合同中的受益第三人,而由於受益第三人並非合同當事人,其僅獲取利益,所以法律對其行為能力並無限制。無行為能力和行為能力欠缺的自然人、法人或是非法人團體都可以作為受益第三人。這同樣適用於保險合同的受益人。而且該受益第三人並非必須於合同成立時即為特定,也就是說他既可以是締結合同時已存在之人,也可以是未來可產生之人,這樣胎兒和設立中的法人都可以成為保險受益人。但如果是未來可產生之人,當事人在訂立合同時必須將第三人予以特定的方法確定。

  (二) 取得保險受益權的要件

  受益人產生的要件有二:一是要有合法有效的保險合同存在。因為第三人利益合同本質上只不過是在基本合同中附加“第三人利益約款”。如果基礎合同不存在,第三人便沒有任何強制執行的合同權利。同樣,成為保險受益人的前提是保險合同依法有效成立,如果保險合同本身就無效或已被撤銷,則關於保險受益人的約款也就自然無效了。二是合同當事人須有使第三人直接取得權利的意思。具體到保險受益人,則需要保險合同當事人有使其享有保險金給付請求權的意思。而這種意思表示是通過對受益人的指定來實現的。

  1. 受益人的指定權由誰享有

  保險受益人由誰來指定,各國在立法上大致有兩種處理方法。一種做法是由投保人來指定受益人,以美國、日本為代表。另一種是由被保險人來指定,以英國為代表。而我國《保險法》第61 條規定:“人身保險的受益人由被保險人或者投保人指定。投保人指定受益人時須經被保險人同意。”從錶面看來,該規定在將指定權賦予了投保人和被保險人的同時還賦予了被保險人以同意權,因而有些學者便得出了“受益人指定的最終決定權歸被保險人”的結論。

  然而筆者認為,上述結論對我國保險法第61 條的理解稍顯偏頗。一方面,從理論上講,被保險人是保險合同的關係人,投保人為保險合同的當事人。而正如上文所述,保險受益權的理論基礎是第三人利益合同,有權利賦予合同外第三人權利的主體當然是作為保險合同當事人的投保人,而並非是被保險人。但由於保險合同的特殊性,即保險標的是被保險人的壽命和身體,所以為了防範道德風險,法律賦予被保險人以同意權,同意權的行使是防範道德風險的中堅,比保險人在承保過程中通過核保對防範道德風險所起的作用更為明顯,因為被保險人才是對自己生命最負責之人。這樣被保險人同意權的行使與保險人在承保過程中的核保構成了實體與程式上的雙重防範,兩者的有機結合才能達到防範道德風險發生的根本目的 [v] ( P348) 。另一方面,在實踐中,投保人之所以訂立保險合同並交納保費,為的是實現他自己使合同外第三人受益的意圖,如果由被保險人來指定受益人,而指定出的第三人卻不是投保人所期望的人,這樣投保人最初的投保意願就不能得到滿足,那麼他還會交納保費訂立該保險合同嗎? 所以,實質上享有受益人指定權的是投保人,被保險人享有的只是同意權,而並非指定權。

  2. 受益人的指定方式

  對於受益人的指定方式,即如何在保險合同中記載受益人,各國保險法的規定各不相同,但大致可分為兩類,列舉式指定法和概括式指定法。列舉式指定受益人是將受益人的姓名一一明確列舉在投保單上。概括式指定受益人是將若幹人作為一個團體指定為受益人,如“被保險人的子女”等。

  上述兩種指定方法各有利弊。列舉式指定受益人有利於清楚界定受益人範圍,但容易遺漏個別成員。概括式指定受益人有利於避免遺漏受益人的個別成員,如被保險人的子女中在保單簽發後出生的子女。但是,它有三個弊端:一是保險人在支付保險金前必須確定受益人的所有成員,這無疑加重了他的負擔;二是保險金給付時受益人的構成與投保時相比可能會有變化,導致受益人的成員難以確定;三是有關稱呼的確切含義可能產生歧義,容易產生受益人權屬糾紛。

  3. 指定受益人缺位

  如上所述,指定是受益人產生的主要方式,但如果在保險事故發生後,投保人沒有指定受益人、指定受益人沒有效力或指定受益人先於被保險人死亡的,應當如何處理呢? 各國在立法上並不相同。有推定投保人為受益人的,如美國、德國,有推定被保險人為受益人,如我國臺灣地區和我國,也有推定投保人或投保人的法定繼承人為受益人,如日本。

  筆者認為,保險受益人之所以能取得受益權,完全是因為作為保險合同當事人的投保人有使第三人受益的意願,而且此意願必定會以其意思表示的方式通過指定受益人的方法確定下來。如果投保人在保險事故發生時還沒有指定受益人,那麼就可以明顯的看出,事實上他並沒有使任何第三人受益的意願,所以該保險合同一定是為其自己的利益而訂立的,所以此時,投保人才是真正的受益人。而如果投保人曾經指定過受益人,只是由於某些因素使得指定無效,或是其指定的受益人先於被保險人死亡的,此時我們可以看出他確實有使某個確定的第三人受益的意願,但由於在程式上或是行使條件上存在瑕疵使得其意願無法實現。因為受益第三人應當是特定的,即投保人願意使張某受益,但他未必願使張某的家屬受益,所以當張某不能如其所願受益時,如果投保人又有使其他人受益的意願,他自然會再次指定新的受益人,而如果他並沒有重新指定受益人,那麼說明他已經打消了使第三人受益的念頭,進而使自己受益,如投保人死亡的,其法定繼承人理當成為受益人。基於以上分析,筆者認為,在指定受益人缺位的問題上,日本的推定投保人或投保人的法定繼承人為受益人的做法較為合理,值得借鑒。

保險受益權的變更[1]

  (一) 變更保險受益權主體的立法例

  根據合同法一般理論認為,合同當事人享有依法處分其民事權利的意思自由。而在保險合同中,受益人享有受益權是基於作為合同當事人的投保人的意思表示,所以受益人的變更仍然是基於投保人的而並非受益人的意思表示。至於賦予被保險人的同意權也只是處於防範道德危險的考慮。在保險合同中變更受益人主要有兩種立法例:一是聲明保留主義,二是直接處分主義。所謂聲明保留主義,即投保人和被保險人指定受益人時,必須同時聲明保留其變更受益人的權利,如美國、法國、德國。所謂直接處分主義,即投保人或被保險人指定受益人時,除明確聲明放棄變更權外,可以通過合同或遺囑對已經指定的受益人直接進行變更,如瑞士、日本、我國的臺灣地區。我國採取的是直接處分主義。《保險法》第63 條規定:“被保險人或者投保人可以變更受益人並書面通知保險人。”投保人、被保險人可以指定受益人,也可以變更受益人,除非其明確以書面形式放棄變更權。受益人的變更系單方法律行為,既不必經保險人同意,也不必經原受益人或新受益人同意,但非經通知不得對抗保險人。這是因為當初指定受益人時已通知了保險人,若變更而不通知,則保險人自無從知悉,難免仍對原受益人為保險金之給付。

  (二) 變更保險受益權主體的方法

  1. 按照保單的規定變更。一般來說,變更受益人大多會採用保單規定的變更方法。保險實務中,保單一般載有受益人變更條款,對受益人的變更加以規定。這種方法在美國具體分為記錄變更法、批註變更法和選擇批註變更法等。投保人向保險人提交一份要求變更受益人的書面申請,保險人將此書面申請記錄存檔,並向投保人返還其複印件,這就是記錄變更法。投保人向保險人提交一份要求變更受益人的書面申請,同時提交保險單,保險人除將此書面申請記錄存檔外,還在保單上註明變更後的受益人,變更才能生效,這就是批註變更法。投保人向保險人提交一份要求變更受益人的書面申請,保險人將此書面申請記錄存檔,並且只在變更受益人可能引發爭議時才在保單上批註,這就是選擇批註變更法。

  原則上來說,變更受益人應當符合保單規定,但如果變更不符合保單的規定,那麼變更受益人就一定不發生法律效力嗎? 在美國,投保人必須採用保單規定的變更方法,才能使變更受益人發生法律效力,但是“實質一致規則”是個例外。根據美國法院的判決“, 實質一致規則”規定如果投保人按照保單規定的受益人變更程式,盡了最大努力,但因非可控因素而未使變更生效,則大多數法院認為該受益人變更有效。“實質一致規則”的根據是普通衡平規則,即衡平法院不要求不可能的事情。“實質一致規則”可以適用於保單丟失、被損毀、盜竊或被他人扣押等情形。

  2. 合同變更。合同變更是轉讓保險單利益的一種方式,投保人作為保險合同的當事人可以通過合同的方式處分保險單上產生的利益。被保險人或投保人在指定受益人後,以合同的方式使保險合同上產生的利益歸於受讓人的,雖然在本質上與受益人的變更不同,但實際上會產生與變更受益人相同的效果。

  3. 遺囑變更。基於民法“意思自治”的原則,受益人被指定後還可以通過遺囑的方式予以變更。但變更受益人後,應書面通知保險人,且保險單在經保險人批註後方產生變更的效力。否則,單方的遺囑變更不能對抗保險人。這是基於公共利益的考慮,以便使保險人在保險事故發生後能迅速的給付保險金。因為,若遺囑中指定的受益人對保險金的權利優於保險單上記載的受益人,保險人為避免雙重給付的危險,在法院判定保險金的歸屬前,絕不願對保險單上的受益人予以給付。其結果是保險金給付必將因遺囑的解釋及引起的爭議而延遲。

  (三) 變更受益人的限制

  雖然投保人和被保險人可以按照其意思表示變更受益人,但為了有效地保護受益人的受益權,變更也會受到一些限制:

  1. 共同財產條款。在美國,有些州實行夫妻財產共有制,每個配偶對於在婚姻期間內另一方獲得的財產所得和收入所得的享有同等的處理權,如果投保人指定配偶為受益人,使用夫妻共有資金繳納保費,那麼未經配偶同意,投保人不得變更其作為受益人的法律地位,即使得到法院的同意,作為原受益人的配偶仍然有權獲得部分保險金。

  2. 優先受益條款。保單中事先約定受益人的順序,如配偶、子女、父母等。投保險人可在其中選擇受益人,也有權在今後對受益人進行變更,但變更人員必須包括保單規定的人員。

  3. 價值受益人條款。當債權人向投保人提供貸款,投保人以自身的保單作為回報和抵押擔保,債權人作為受益人對保險金擁有規定權利,即使債權人死亡也不能終止這種權利,投保人無權更換受益人,保險金自動轉給債權人的財產繼承人。

保險受益權的喪失[1]

  雖然保險受益人的受益權是經保險合同雙方當事人認可,並受法律保護的,然而由於受益人所享有的受益權在保險事故發生前只是一種單純的期待,其地位極為脆弱,可能會因法律的規定、合同的約定等原因而歸於消滅。具體而言,保險受益權消滅的原因如下:

  (一) 投保人重新指定受益人

  受益人的產生的主要途徑是基於投保人的指定和被保險人的同意,在投保人和被保險人沒有聲明拋棄處分權的情況下,被保險人、投保人在保險合同成立後還可變更受益人,因此被保險人、投保人變更受益人,即重新指定新的受益人後,原保險合同中指定的受益人的保險受益權就宣告消滅了,保險金給付請求權歸於新指定的受益人。由於被保險人對於受益人的指定享有同意權,因此投保人指定受益人須經被保險人同意,其變更受益人也須經被保險人同意。被保險人、投保人變更受益人無須徵得原受益人的同意,也無須考慮新指定的受益人是否接受保險受益權,只需將變更受益人的通知書面告知保險人即發生變更效力。

  (二) 保單轉讓或者質押

  人身保險合同具有儲蓄性質,在投保人交付保險費一定期限後保單即具有一定的現金價值,而且其現金價值會逐年遞增。有鑒於此,人身保險合同的保單也可視為有價憑證,並同其他有價憑證一樣可以轉讓或者質押。由於受益人是享有保險金給付請求權即享受保單利益的人,在經被保險人書面同意的前提下,受益人可以依法轉讓或者質押保單。保單一經轉讓或者質押,保單受讓人或者質押權人即成為享有保險金給付請求權的人。保單的轉讓或者質押必須經被保險人的書面同意方為有效, 我國《保險法》第56 條第2 款規定:“依照以死亡為給付保險金條件的合同所簽發的保險單,未經被保險人書面同意,不得轉讓或者質押。”當然保單的轉讓或者質押還須以書面形式通知保險人,否則不得對抗保險人。

  (三) 受益人聲明放棄

  保險受益人受益權的取得既非受益人行為的結果,也非受益人主觀意志能夠主宰,它是由投保人和被保險人在保險合同中確定的,無須征求受益人的同意。因此對於受益人而言,其保險受益權的取得是一種消極取得,只要經被保險人或者投保人的指定,受益人即享有保險受益權。當然作為權利主體的受益人在取得保險受益權後就可依法支配該權利了,他可以在條件成熟時實現保險受益權,也可以不行使甚至聲明放棄保險受益權。放棄的方式可以是下列兩種。第一,保險受益人在保險事故發生後可以聲明放棄保險受益權。當保險事故發生後,保險受益人的受益權便由一種單純的期待地位轉變成了一項既得權,因此其既可以行使,也可以聲明放棄。保險受益人聲明放棄保險受益權應當採取書面形式,聲明放棄後即表明該受益人不再享有保險受益權。第二,保險受益人在保險事故發生後可以不受領保險金。如果保險受益人在領取保險人給付通知後在法律規定的期間不領取的,視為放棄保險受益權。例如《澳門商法典》第1 040條規定:“如受益人在給付到期日後接到領取保險人之給付之通知而於六個月內不領取,則喪失對保險人之給付請求權。”

  (四) 受益權依法喪失

  保險受益權的撤銷是指受益人因故意傷害被保險人等道德危險,被依法取消其保險受益權。為減少道德危險的發生,維護社會公德,捍衛被保險人的利益,規定受益人故意造成被保險人死亡或傷殘,或故意殺害被保險人未遂的,喪失受益權,是非常必要而且合理的。

參考文獻

  1. 1.0 1.1 1.2 1.3 劉麗萍,姚霞.論保險受益權的得喪變更[J].山西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6年04期
  2. 2.0 2.1 薑南.保險受益權相關法律問題探析.經濟與管理.2007年第03期

  


日本黄色-日本成人